Logo Allmyblog
Logo Allmyblog
Lien de l'article    

RAPIDCYCLING

Contacter l'auteur de ce blog

CATEGORIES
- One room is enough

5 DERNIERS ARTICLES
- 觀察水中的一切
- 計劃現實的短暫人生
- 排球賽上的失敗和汗水
- 人類的追求和解放
- 古代賢人的孤獨
Sommaire

CALENDRIER
LunMarMerJeuVenSamDim
010203
04050607080910
11121314151617
18192021222324
252627282930
<< Juin >>

BLOGS FAVORIS
Ajouter rapidcycling à vos favoris
 蒼老的煙燻餅乾 Alerter l'administrateur Recommander à un ami Lien de l'article 

從周灣南行的黃黃高速下是鄂東邊界遠近聞名的糕點之鄉,廣式糕點的大部分品種在此發源,經由南來北往的商販們四處傳播,改進,使得原來名不見經轉的小食品轉身即成為了地方特產。周灣在這種傳播裡擔任著的角色,外地人不會知道,冷氣工程當地人又不會說明。
有種叫發餅的糕點據說是在鄂東邊界(或者更遠的地方)流傳了300多年,用酒曲作為原材料發酵的美味食品就是擁有著比較悠久的歷史,比較悠久的味道。這或許與地方食品擁有"酒"的基因有關,使得再輕巧綿薄的特產都變成了愈久愈香的酵藏珍品。
其他品種的糕點我是不知道的,只有發餅,在我有限的記憶裡,卻只記得老窯一家。兒時經常於田間地頭,村舍廟宇間看到過那種全身邋遢肩挑籮筐的送貨郎。他們一個籮筐裡是滿的破銅爛鐵,另一個籮筐中就只裝半筐的發餅,還要用白色的塑膠袋圈了一層又一層,說是防止發餅受潮。送貨郎敲著鐵鈴挨個村子遊蕩的時候就會將孩童吸引到,孩童們四處尋找,覓得幾斤舊鐵,與送貨郎換發餅。
送貨郎的發餅是特別珍貴的,他隨身攜帶有菜刀,遇到有換餅的孩子,就要細細掂量舊物的重量,然後在圓圓的發餅上劃兩刀,切出一小塊扇形分給孩子。問他是誰家的發餅時,他就答曰"老窯"二字,噴香的老窯發餅悠悠陪在我們身邊許久時光。現下記得的只有"老窯二字"和送貨郎說的"老窯發餅切著吃"的古話。
要說老窯發餅的特別之處,那還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說完的,周灣人對於老窯發餅的喜愛想必也是超過我。我是從周灣裡走出來,我學到了那麼多與周灣有關的特色美食,卻習不得半點老窯發餅的做法,一直引為半生憾事。
要說周灣裡做發餅的也不再少數,大多數是個體戶的手工作坊式,生產的規模雖不大,卻家家美其名曰祖傳秘方。發餅的流行在周灣裡似乎不是什麼新鮮事,因為周灣的空氣裡彷彿都有發餅的酥香,走到那裡都覺甜膩,走到那裡又都不覺芳香。
老窯發餅在周灣的流行據說是因為他的酥香,能夠充飢,像酒一樣,越嚼越香,越品越沉長。周灣裡下地的漢子一天要吃好幾兩米,在農活緊湊的那段時間裡他卻只吃發餅,而且只挑老窯發餅。帶上一只圓咕嚕的老窯大發餅,能做半日的乾糧,湊著米粥下肚後,一天的農活也干的更加起勁。
行走的商人,路過周灣,說是尋著一路的香味而來,他們望著周灣林立的村舍,不免迷糊。但一路的尋覓總歸是有斬獲的,大多數走進周灣的人都可以輕而易舉地找到老窯發餅的生產的位置。沒有招牌,只有口口相傳,或者只是一味的尋找香味,尋找發餅的正宗源頭,也是可以找到老窯的。
周灣人對老窯發餅的喜愛很大程度上是因為味道的純正,有在周灣裡呆得最老的長者說過,他小時候吃過的老窯發餅,味道很香,現下幾十年過去了,老窯的傳人換了幾個,老窯的味道依舊沒改。再有外地的客人走進周灣的時候,長者似乎就成了一本鮮活的廣告,那麼長的時光過去之後,長者的味道還是和老窯同在。
長者的容顏老了,他的思惟倒是很清楚,對於老窯發餅的原料甚至是工藝,他都快了如指掌,但是,那種擁有獨特味道的正宗老窯發餅,卻不是那麼容易的出現下老窯之外的地方。長者明白,一方水土一方人,老窯畢竟是老窯,本就不是能夠輕易複製出來的傳奇。老窯的味覺,聽覺,技術,依然獨特,離開了周灣,離開了正宗的傳人,老窯便不複存在。
長者最歡喜的是老窯的發餅,自然還有生產老窯發餅的地方。一處土炕老窯,是周灣裡最平常的地方,也是老窯發餅生產最獨特的亮點之一。老窯的產生歷史沒有人去做研究,只是知道,老窯是前人開的,留給我們,留給後人。
周灣裡不光是長者,還有若干的漢子們,他們也樂得去那塊老窯邊上。一是可以守得出老窯師傅新鮮出爐的老窯發餅,熱氣騰騰的餅,可謂人間美味;再就是置身於老窯旁邊特別自在,一邊是在忙碌的做餅人,一邊是悠閒的調侃人,湊在一起,暢聊無忌。周灣裡的故事,自此被一遍遍翻開,在雲霧繚繞的香味裡,每個人都會漸漸明白,周灣和老窯發餅的可人之處。
老窯的蒼老是以炭黑的灰燼和煙燻火寮的牆壁計算的,蒼老是一段無法計算的年齡,無盡而幽深。老窯不會改變什麼,變得只是在做發餅的人和越來越受人歡迎的口碑。一塊發餅被做餅的人透過數到工序做成,用桃木輪碾磨成形,再鋪上一層去皮的芝麻,放置在圓形的木板上。守在老窯邊上的師傅就將餅端過去,快速地撤板,放置餅,餅入老窯內的鐵爐中,關爐門,師傅們就在計算著餅出爐的時間了。
18分鐘是老窯內烘醅一爐發餅的平均時間,在此時間內,守在老窯旁邊的人可以輕鬆的準備下上一道工序裡沒有完成的發餅,或者彼此聊一下,這一爐餅的質量是如何如何。有時候不免還要嚐嚐,老窯人嘗老窯發餅,是要用專門的菜刀去切的,大致是要將一整塊發餅分成幾份,一份留存做當天的生產樣本,其餘的則是送給在窯邊聊天的人。一口餅下肚,聊天的人估計都會停下來,細細品味老窯發餅的醇香。
我記得年幼時,父親也是如此分切老窯發餅給我和弟弟吃的,父親說過,正宗的老窯發餅是需要分著吃的,分享著的味道永遠最好。那個時候的一塊大發餅,剛好可以被父親平均地分為四塊。父親的刀法妙,總是不多不少,相當均勻,這大概和他自己也做發餅的原因離不開。因為發餅的工藝裡本就有一節是需要刀工的,要很均勻的分開揉好了的長長面團,沒有好的刀工是無法想像的。
在我的印象裡,還是屬父親做的發餅最好吃,因為父親往發餅面上撒的芝麻粒多。脫殼了的芝麻粒,粘上發餅,融在一起,再被老窯烘熟透,出爐的噴香味道讓曾經在老窯邊守候過的我一輩子都難以忘懷。
父親說過,他以前就是做老窯發餅的,後來大概是賺了一些錢,以至於周灣裡一時涌起一股做發餅的熱潮。大家也不講規則,紛紛用老窯做品牌,以至於市場魚龍混雜,老窯發餅質量參差不齊。隨著老窯的退熱,能夠堅持到現下並做的特別出色的就只有一兩家了。父親還說,周灣裡的老窯發餅其實都是從一個人那裡傳出來的,他最先教會了一批敢想敢干的人,然後才有老窯發餅後來的輝煌。
父親如今也會成為那家老窯發餅老窯邊上的常客,只是我沒有看到他親口品嘗那餅,倒是做餅的那幾位老窯人,反而和父親聊的多些。有時候,他們甚至請父親前去指導和面,調酒曲,父親從不推脫,多忙都會趕去。這些事情,周灣裡的人很少知曉,知曉的人也不會在意。
老窯的歷史在周灣裡算悠長的,老窯發餅在悠長的歷史中估計也是眾人皆知,我特別喜歡看到的一個場景是︰同是周灣人,分享著老窯餅,不必有多少言辭修飾,只是一陣醇香,一抹品味,我就知道,你是在那裡,葉落哪一根。
周灣能夠記起來,那一輪從老窯裡出爐的幽香發餅﹗ 

  Aucun commentaire | Ecrire un nouveau commentaire Posté le 10-04-2013 à 08h42

 « Article précédant Retour à l'accueil du blog Article suivant »

 Articles dans la même catégorie
- 觀察水中的一切

- 計劃現實的短暫人生

- 排球賽上的失敗和汗水

- 人類的追求和解放

- 古代賢人的孤獨

- 不一樣的男人和反應

- 在美麗的風景中遺忘

- 相信真誠獲得愛情




SYNDICATION
 
Fil RSS 2.0
Ajouter à NetVibes
Ajouter à Google
Ajouter à Yahoo
Ajouter à Bloglines
Ajouter à Technorati
http://www.wikio.fr
 

Allzic en direct

Liens Commerciaux
L'information à Lyon
Retrouvez toute l'actu lyonnaise 24/24h 7/7j !


L'information à Annecy
Retrouvez toute l'actu d'Annecy 24/24h 7/7j !


L'information à Grenoble
Retrouvez toute l'actu de Grenoble 24/24h 7/7j !


Application Restaurant
Restaurateurs, demandez un devis pour votre application iPhone


Fete des Lumières
Fête des lumières : vente de luminaires, lampes, ampoules, etc.


Diffuseur
Acheter un diffuseur d'huiles essentielles

Votre publicité ici ?
  Blog créé le 24-10-2012 à 09h19 | Mis à jour le 06-11-2013 à 10h30 | Note : Pas de note